欢迎光临汉中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养护

重庆璧山政府抛售重庆众泰股权补贴退坡加剧

2018-09-17 22:39: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重庆璧山政府抛售重庆众泰股权:补贴退坡加剧风险,新能源车企退场加快

一度被地方政府视作座上宾的新能源车企,如今的待遇今非昔比。

2017年12月13日,重庆产权交易所挂出“重庆两山产业投资公司转让重庆众泰汽车工业公司21%股权”的预披露信息:挂牌价格2.1亿元,挂牌时间为2017年12月13日-2018年1月10日。由于交易未达成,日前这笔挂牌转让延期,时间更新为2018年1月12日-2018年2月8日。

作为众泰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基地,重庆众泰由重庆市璧山区财政局领衔投资的从事新能源汽车制造的地方国有车企,此次出售的也是国资股份。从2016年投资建厂,到2017年8月第一款新能源产品上市,再到抛售股权。专业人士指出,地方政府主动出让重庆众泰股权,代表了如今地方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耐受期越来越短。

尽管近年新能源汽车投资一直热度不减,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各方投资者撤资新能源汽车项目或者缩小投入的消息不断传出,包括中航西飞抛售爱维客50%的股权、李嘉诚大幅减持香港五龙电动车股权等。进入2017年后,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进一步考验着当初热情高涨的投资方,股东方抛售股权、缩减投资甚至完全退出的消息也不断加剧。

从湖南中车低价估值转让、一汽客车7.2亿元转让控股权,到浙江合众新能源控股权变更,一匹匹“黑马”接手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同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控股权正在离传统车企越来越远。而第一轮淘汰赛的加速也使得新能源车企股权结构调整的戏码频繁上演。

“国家队”退场?

资料显示,重庆众泰汽车工业公司(简称重庆众泰)是由重庆璧山财政局领衔投资的从事新能源汽车制造的地方国有车企。与众泰汽车并无公开的投资关系。成立于2015年7月27日的重庆众泰,法定代表人为陈孝祝,注册资本为10亿元,股权结构为:重庆两山产业投资公司(简称重庆两山产业)持股60%、自然人陈孝祝持股30%、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公司持股10%。

其中,大股东重庆两山产业是重庆两山建设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重庆两山建设的股权结构为:重庆市璧山区财政局持股85.4015%、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公司持股14.5985%。

2015年11月,重庆众泰汽车工业项目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被定位为“众泰控股集团投资璧山高新区新能源汽车生产项目,”这被外界理解为只是一家由浙江众泰授权代工的工厂。该项目总投资40亿元,2016年11月30日,该项目在璧山国家高新区正式建成投产。

公开资料显示,建成后的重庆众泰包括完整的汽车生产线,主要生产新能源电动汽车和新款SUV、MPV等市场热销车型,项目全部投产后将形成年产20万台整车能力。重庆众泰的第一款产品是众泰汽车旗下小型电动SUV车T300EV,该车在重庆众泰建成投产之日下线,并已在2017年8月22日正式上市销售,售价5.68万元-9.18万元。

但璧山市财政局似乎难以按原计划坚持到工厂赢利的那一天。截至2017年11月31日,重庆众泰营业收入为3.01亿元,而净利润亏则损2.67亿元。此外,重庆众泰资产负债率一直较高,至2017年11月31日,其资产为51.33亿元,负债也增加到了4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6%。

2014年被认为是新能源汽车投资热潮的爆发期,地方政府作为特殊的角色,在新能源汽车投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不仅出力、出地,甚至还出钱。但蜂拥而上抢项目和倾力相助之后,风险很快就开始显现。有业内观点指出,新能源退坡之时,也是资本退场之时,尤其是某些地方资本,其退出的心情将会更为迫切。

与重庆众泰挂牌出售股权第一次失败、继而延期相比,一汽客车的控股权转让显得较为顺利。12月底,一汽客车(大连)有限公司完成增资扩股签约仪式,以7.2亿元的增资扩股价格,一汽客车(大连)出让了公司控股权,接盘者是被称为新能源汽车“黑马”的江苏正豪新能源有限公司。据悉,一汽客车公司(大连)与江苏正豪新能源有限公司合作后,双方的目标是打造最具竞争力的新能源客车企业。

事实上,不仅仅是地方国资背景的新能源车企面临股权变更,新创车企的股权同样并不稳定。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曾因成功拿下发改委批复的第十三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而备受关注。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合众新能源,由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方运舟、北京亿华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和上海哲奥投资管理公司联合创始成立,当时公司法人代表为方运舟。

2017年10月,浙江合众股权结构也发生变化,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企业法人,认缴出资33387.7万元,以53.35%的持股比例成为合众新能源的大股东。随之,浙江合众法定代表人由方运舟变更为王文学,后者是华夏幸福的董事长,以专注于产业新城投资而知名的房地产大鳄。

华夏幸福近几年来在汽车产业园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上不断进行大手笔投资,王文学此次亲任浙江合众新能源董事长,被认为是其介入新能源汽车企业的重要一步,在激烈的新创车企竞争中,浙江合众显然也需要新的资金和股东结构来支持后续投入。

第一轮洗牌已经开始

重庆市璧山市等地方政府出让股权的之前,资本已经逐步退出一些高风险的企业。在2016年-2017年两年时间中,一些企业和资金已经陆续从新能源汽车行业中撤出或者是缩小投入。

2017年10月27日,中国中车集团(简称“中国中车”)发布公告,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简称“株洲电力所”)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所持有的湖南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车时代”)51%的股权转让给中国中车,转让价格为9.26亿元。

作为最早启动新能源汽车生产的企业,中车时代的这场股权转让之后被业界认定为低价内部转手,而其初衷,则被认为是中车时代前期的低价战略虽然提升了市场份额,但在补贴退坡的现实下,株洲电力所已无法继续投入,只能转让给上级母公司力保中车时代继续发展。

彻底退场的也并不少见。2016年7月12日,中车长客作价5370.62 万元,转让旗下吉林省高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正式挥别新能源汽车市场。而澳柯玛在2015年出售旗下澳柯玛电动车有限公司45%股权,该部分股权作价仅123.99万元,算是“挥泪大甩卖”。

2017年5月24日智慧能源公告,将所持有的帝特律电动汽车有限公司40%的股份无偿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远东控股集团。智慧能源在公告中表示,此次股份转让是由于公司定增融资周期比预计长,新能源汽车牌照申请时间也较长。新能源汽车业务的不成熟将对上市公司产生业绩拖累,因而将其剥离。

2017年5月初,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出售中航爱维客汽车有限公司50%股权”的项目公告,这家以“开发、生产、销售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等为主要业务的”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公司,在大部分企业正享受市场初起的红利时,突然转让高达50%的股权,显得分外扎眼。

在众多资本退场事件中,2016 年9月底长和(00001-HK)主席李嘉诚大幅减持香港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五龙电动车”)被视为风向标事件。2010 年,李嘉诚开始买入香港五龙电动车的股份,并在以后的几年里多次增持。2015 年,李嘉诚甚至公开表示,中国新能源汽车是他持续看好的市场之一。但在2016年,李嘉诚突然开始减持,去年9月其持股比例已经低于需要披露的5%,后续股份变动不明。

自李嘉诚2010年持有五龙电动汽车股票以来,五龙电动汽车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显然,李嘉诚在看好新能源汽车业的同时,也看到了风险值的不断升高。有新建立的汽车企业高管预测,新造车企业最终不是死于资金问题,而是死于产品。未来能够活下来的新造车企业可能仅有家。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家能够存活也算是比较乐观的预测。

去补贴后的盈利难题

股权变更的背后,是重资产持续投入的难以为继,和尚未规模化的市场难以支撑如此庞大新生队伍的尴尬现实。业界的共识是,新能源汽车第一轮淘汰赛已经开始,这轮淘汰既来自于产品,也来自于资本。这种分析不仅适用于中车时代这些退出者们,在中国雨后春笋般诞生出的200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中,几乎无一例外面临着融资难度加大、生产资质难拿、政府补贴退坡、技术门槛提高、竞争加大等多重压力。

在2017年三季度的上市车企财报中,最常见的表述就是,“受新能源政策调整影响,及公布的新能源3万公里政策影响,公司纯电动汽车销售未达到预期”。比如2017年江淮汽车月扣非后的净利润为负4800万元,在这个基础上需要再扣除上半年补贴的17.86亿元和第三季度的1.17亿元,其去年前三季度至少亏损了19.51亿元。

控股重庆众泰的璧山财政局自然不能免于这份担忧。特别是在众泰自身状态不佳时。2018年1月12日,众泰汽车宣布2017年销量成绩为31.7万辆,同比下滑了4.8%,仅完成全年40万辆销量目标的不到80%,这也是众泰汽车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销量下滑。而除了2017年上市的小型新能源SUV,众泰关于重庆新能源工厂的更多计划也未见披露。

正如诸多新能源企业和行业专家所说,新能源汽车行业最不缺的就是钱。目前仍有大批热钱在寻找合适的新能源汽车项目,但热钱投资已经开始有所选择。“连着几年没有现金流产生,谁还投你”,一位电动车新创公司负责人称,目前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所有风投或其他渠道的融资,基本都有对赌协议,一旦无法兑现承诺,后续融资自然难以为继

重庆璧山政府抛售重庆众泰股权补贴退坡加剧

如何坚持到赢利成为新能源车企的共同难题,作为国内第一批实现赢利,并有望在今年上市的新能源车企,北汽新能源在2014年以股份制公司独立运作,2016年实现第一次赢利。即便有财力雄厚的北汽集团作为后盾,又抓住了北京市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良机,北汽新能源仍然小心花钱,并且用了三年时间实现盈利。

而其他新能源车企,显然很少能有北汽新能源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盈利的挑战也更大。这也意味着,在2020年新能源补贴彻底终止,合资新能源汽车涌入之前,本土新能源汽车企的股权更迭将继续上演。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